為您推薦
更完美的協作方式:高效能運算 (HPC) 、HPE 和 OPA
更完美的協作方式:高效能運算 (HPC) 、HPE 和 OPA
探索將 HPE 高效能運算 (HPC) 叢集網狀架構與 Intel® Omni-Path 架構互連的三大優點。
取得電子書
為您推薦
更完美的協作方式:高效能運算 (HPC) 、HPE 和 OPA
更完美的協作方式:高效能運算 (HPC) 、HPE 和 OPA
探索將 HPE 高效能運算 (HPC) 叢集網狀架構與 Intel® Omni-Path 架構互連的三大優點。
取得電子書
為您推薦
更完美的協作方式:高效能運算 (HPC) 、HPE 和 OPA
更完美的協作方式:高效能運算 (HPC) 、HPE 和 OPA
探索將 HPE 高效能運算 (HPC) 叢集網狀架構與 Intel® Omni-Path 架構互連的三大優點。
取得電子書
為您推薦
更完美的協作方式:高效能運算 (HPC) 、HPE 和 OPA
更完美的協作方式:高效能運算 (HPC) 、HPE 和 OPA
探索將 HPE 高效能運算 (HPC) 叢集網狀架構與 Intel® Omni-Path 架構互連的三大優點。
取得電子書

解決世界上最複雜的問題

慧與和我們的全球合作夥伴建立了一個高效能運算 (HPC) 生態系統,可協助您解決世界上最複雜的問題。我們利用領先的技術和服務,持續地致力於協同合作、建置、驗證並提供安全和創新的生產級高效能運算 (HPC) 解決方案。我們的解決方案可以在內部或雲端進行縱向擴充或橫向擴充,以符合您的工作負載和經濟需求。

+ 顯示更多

讓高效能運算 (HPC) 發揮更大價值

縮短探索時間並解決最困難的運算難題,助力獲得更大的成功。建立所需的運算能力 (達到或超過每秒一兆次浮點運算),從而有效解決科學、工程和商業中的複雜問題。

解決超級運算挑戰

收集更快速的洞察、執行高效能資料分析、推動 AI 發展,並獲得競爭優勢1

高效能運算 (HPC) 與 AI 軟體產品組合

HPE 企業產品組合採用產業標準與新興技術,可建立專用型高密度系統,進而為高效能運算 (HPC) 帶來擴充性、效率和多樣性。

高效能運算 (HPC) 與 AI 軟體產品組合

HPE 企業產品組合採用產業標準與新興技術,可建立專用型高密度系統,進而為高效能運算 (HPC) 帶來擴充性、效率和多樣性。

高效能運算 (HPC) 產品組合

HPE 高效能運算 (HPC) 系統專為特定用途而打造,可提供解決棘手問題所需的彙總能力。

高效能運算 (HPC) 服務和解決方案產品組合

慧與提供一系列優質的服務產品,可為您的高效能運算 (HPC) 之旅提供強力支援。

將高效能運算 (HPC) 能力帶給所有產業

高效能運算 (HPC) 最新動態

生態學家運用邊緣運算和資料分析解決方案,透過聲音拯救地球的生物多樣性。

普渡大學全球音景中心的研究人員們收錄了全球各地的聲音,然後透過慧與的邊緣運算和資料分析功能加速對生態的洞察。

高效能運算 (HPC) 最新動態

生態學家運用邊緣運算和資料分析解決方案,透過聲音拯救地球的生物多樣性。

普渡大學全球音景中心的研究人員們收錄了全球各地的聲音,然後透過慧與的邊緣運算和資料分析功能加速對生態的洞察。
Success in action
University of Leicester

DiRAC elevates theoretical physics and astrophysics with HPC

The types of calculations that DiRAC and the University of Leicester process span theoretical astrophysics, particle physics, cosmology, and nuclear physics to understand how the universe works. It requires supercomputing.

挑戰

Find a supercomputing solution that would support the types of complex calculations that were required.

解決方案

HPE worked closely with DiRAC and the university to design the exact system that was needed, and when implemented, it delivered groundbreaking science from day one.

2:36

We can “do calculations which are 20 times faster than…this time last year. So it's really revolutionizing what we can do.”

Mark Wilkinson, professor, University of Leicester

結果

The university is capable of doing calculations 20 times faster, revolutionizing what it can do on particle physics calculations.

Watch the DIRAC video
相關案例研究